发布于 27 天前  4 次阅读


在领会到这种洞见之后,梯度下降法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完全改变了。过去我所看见的是一位短视的愚人,在只能望见周围一圈的山地上找寻最为陡峭的小路;这种弥散在真相之上的云雾现在被拨开了,他分明就是一位权衡着各方利弊的智者,在做着最为精明的算计。


Le vent se lève, il faut tenter de vivre.